双层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双层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央行拒绝放水闹钱荒专家称不能让银行囤钱生钱

发布时间:2020-03-26 18:33:37 阅读: 来源:双层玻璃杯厂家

聚焦钱流:缺钱吗?钱去了哪儿?

今天,银行股集体下跌,跌幅超过了5%。央行今天上午发布公告表示,我国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水平处于合理,但同时也提醒各个商业银行要谨慎的控制信贷扩张偏快可能导致的流动性风险。那么我们所谓“钱荒”的传闻为何会风生水起?咱们的钱到底去哪了?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林耘(微博)、张鸿共同评论。

银行股领跌,是什么惹得祸?央行拒绝放水,又会首先挤破哪只脓包?

今天,沪深两市双双暴跌,在200多只跌停的个股当中,银行股一马当先,领衔整个大盘的恐慌式下跌,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在上周银行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昨天上午,多地工行取不出钱,储户虚惊一小时的消息牵动着很多人的目光。23号上午11点左右,记者来到工商银行武汉东庭支行,在ATM机前,记者用一张工行卡进行了试验。卡插进ATM机,长时间停留在正在处理,请稍候的界面,无法正常取款。记者随机致电工行95588客服电话,却难以接通。

全国最大的银行工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故障?工行总行给记者发来的公告邮件称,23号上午工行部分网点业务故障问题,经分析跟当天凌晨主机软件升级有关,进行紧急处理后,23号上午11点27分,各项业务全部恢复正常。

多地工行取不出钱,所以被证实为系统升级,但是联想到当前金融业“钱荒”传闻涌动,此次工行系统升级故障还是触动了储户的敏感神经,有人担心银行系统出现短暂问题是否因为缺钱?

朱宁(上海交通大学[微博]金融学院副院长):我觉得这种担忧是没有必要的,我觉得这一次工行发生这个事件,更多的是工行自己的系统和技术方面的层面(问题)。我觉得很多储户比较担心是因为最近整个流动性相对比较偏紧,我觉得这点呢,可能第一大家如果去柜台交易的话,就没有这个问题,第二呢,我觉得其实从整个银行资金充分的程度,和大的银行它的流动性来讲,是不需要储户过分担心的。

这几天“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这个词特别火,是指各银行间一天内的相互借贷所适用的利率。在5月底的时候,银行同业拆借利率还不到3%,进入到6月份,这个数字不断飙升,以6月7号到6月21号的10个交易日为例,隔夜拆借利率平均为7.9029%,特别是20号,上海银行间利率再次全线上涨,利率首次超过10%,达到13.44%。

在上海的一家银行,记者看到,新推出的理财产品预计收益7%。

上海市民:他说今天已经卖完了,下礼拜一,星期二,可能还有。

在另一家银行记者看到,理财产品43天,预期收益率5.8%,10万元起售的招牌格外醒目。

银行工作人员:这个一个小时卖完了。

记者:这么快?

银行工作人员:早上就没停过。

简单算笔帐,如果你有10万元在手,放在银行存活期,每个月能赚32块钱,但如果你拿去买理财产品,以5%的年化收益率计算,一个月下来能赚416块钱,差不多13倍的差别,。

中国农业银行工作人员:我们有5%,但工行那边有6.1%。

记者:这个数字(跟以往相比)大概是在什么水平?高很多吗?

中国农业银行工作人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高的理财产品了,因为之前都是4.3,4.2以下吧,突然间是4.5,5.0这样子了。

记者:卖的好不好呢?

中国农业银行工作人员:半天不到吧,就卖完了。

林耘:今天市场上银行股的大跌跟工行事件有关系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技术故障,因为如果说工行都出了问题,那是非常非常严重的,就算中国的金融体系有薄弱环节也不应该出现在工行。我觉得这是赶巧的一个技术问题,但这种赶巧在金融领域里有时候很吓人,因为金融就是这样,有个蝴蝶效应,一个小的蝴蝶的翅膀的振动可以引发连锁的反应,所以拜托以后不要出现这种事。

今天市场上银行股的大跌跟工行事件当然有关系,我觉得这一次因为整个利率的飙升是在银行体系内部出现的,那么银行股就首当其冲,而且股市对这种突发事件又尤其的敏感,所以今天一开盘银行股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上面,我觉得市场的这个反映是比较正常;第二,银行尽管说是赚钱,这个股市很多钱都是,利润银行占了一多半,但银行是用一百万亿的资产规模去赚两万亿的资金,稍有闪失就会带来比较多的一个问题。所以股市的这种反映,我觉得可以看成为是投资人对银行在这轮考验当中的测试成绩不满意的一个反映。

张鸿:现在的矛盾是央妈不愿意给钱了 要银行盘活存量 而银行已经大手大脚惯了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希望它是可控的,但是现在很多的,不光是股市,债市,债市也是连续在跌,包括黄金等等都在跌,为什么?因为它有个杠杆的效应,就是当你这边缺钱的时候,就是我们说什么都涨价,钱现在涨价了,钱涨价的时候,那你别的东西自然就会跌价,因为它会往那边流。所以股市的暴跌,再加上本身又是银行本身的问题,所以银行股也在领头暴跌,这就加重了这样一个杠杆,所以自然股市暴跌,除非那边利率水平完全降下来。

银行不务正业,他拿那些钱去玩空手道了,“央妈”,就是央行这个当妈的,孩子在大学里上学,你说他缺钱吗?不缺钱,我天天给他钱,但这孩子拿这个钱去干什么了?今天买个包,明天买个豪车,后天再泡个妞,然后请别人搓一顿,当然他也可能花了一部分钱去买书,去学习什么的。但是现在他一缺钱,这个当妈的就说那我再给你点,然后好心地劝他说,这些钱最好去买书,去好好学习,进修一下。但这孩子长期花惯了,他知道只要一说缺钱,央妈就会给他,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说,现在这个当妈的说,我不给你了,你盘活存量。什么叫盘活存量?你那不是有包吗?你那不是有豪车吗?你把它变现了,你不就有钱去买书了吗?你别再跟我提要求了,但是这个压力会很大,因为这孩子大手大脚惯了。

此外,中小企业贷不到钱,中小企业内的实体经济贷不到钱,然后央企能够更容易地从你那拿到钱,拿到钱以后干什么呢?他也不去投实体经济,他再回过头来,从银行里买理财产品。这其实就告诉我们这些银行,你总有一天需要从神州十号上回到地面上来,你要做这个地面上完成的这些事情。

其实银行是有被动的一部分,就是他应该为自己所有的利润表,为自己的贷款,为自己贷款所承担的风险来负责,但是现在他受到了干扰,可能本来他觉得这个项目不好,但是比如说地方政府说这个公路是很好的,你必须弄,那他就只好弄,然后这个银行自己也变得有底气了,那是你让我弄的,那风险我不担。

郭田勇(微博)[微博]:央行和商业银行之间关系就像小孩跟他妈要钱似的 正常的钱应该给但不能是去吃喝嫖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2.54,-0.08,-3.05%)业研究中心主任《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市场上很多人士把央行比喻成“央妈”我看这个比喻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个央行和商业银行之间关系的确就像小孩跟他妈要钱似的,当然这个钱如果是吃饭用,要上学交学费,这些正常钱肯定是应该给的,但是不能说去吃喝嫖赌了,然后回来还跟他妈要钱,那这样的话恐怕紧一紧是有必要的。未来从央行传递的态度看,未来货币政策还会保持稳健和中性这么一个基调,既不明显的收缩,也不是很充裕,保持这么一个大的货币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够更有利于商业银行包括金融机构,把这个资金真正用到刀刃上去。

林耘:这次央行为什么要变成“虎妈”,不做“奶妈”?就是不能让你囤着钱生钱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央行这一次是抓住这个时间窗口在做压力测试,以往我们也有感到资金紧的时候,比如说过年的时候,各方面资金比较紧,那央行都主动释放流动性,4000亿、8000亿这样的一个规模在给。那么这次央行不给钱,希望银行体系内部把钱给盘活。缺不缺钱要这么看:一个从总量来看,现在M2有104万亿的总量,是GDP的两倍,我觉得总量应该是够的;一个从增速来看,5月份的贷款和社会融资的增速到15.8%这么一个速度,比年初设定的13%的增速也快很多。为什么会觉得缺钱?我觉得是因为流动的效率结构不合理,钱没流去该去的地方。

一种情况是消费,进入生产领域。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大量的钱被囤积,放高利贷,周转,这是现在央行最烦的,就是资金老这么空转,你从银行里头把钱借出来,再存回银行,或者再买理财产品,老多次循环,不断地抬高银行的这个钱的价格,但没有进入真正的实体经济,所以这次央行为什么要变成“虎妈”不做“奶妈”,他就是认准这条,消费都没关系,生产没关系,但是你不能囤着钱生钱,这个不行。其实不是银行在囤这个钱,而是企业,就是比如说有些央企,他有先天的优势,他能够比较便宜的,或者先得这个时机。有些企业IPO了,融资了,超募了,拿了大把的钱,他也没有说一开始就非常有序的投进去,他也开始囤钱,他也开始去买理财产品。

我觉得总量是够的,增速是够的,但是效率是不对的,这个匹配是有问题的,这次之所以让大家这么惊心动魄,就是因为期限的匹配上面出了问题,就是用短期的资金去匹配长期的这种项目,那本来正常的应该短的便宜,长期的贵,这样能够形成一个合理,那么这次的紧张就导致了不匹配。

我觉得上周有两堂课非常的精彩,一堂是在太空上面,让大家看到失重的状况之下,钟摆是可以不像我们平时那样一种摆动。还有在失重的情况之下是没有上和下,需要有标识。那么这次央行就让大家看到了在我不给你奶嘴的时候,我不注入更多流动性的时候,你盘活资产,你没盘活,你就会出现问题。央行在给全国大大小小的金融机构在上一个风险教育课,不过这个课精彩是很精彩,但是有点太过吓人,惊心动魄。

林耘:目前总量是不够的 转速也是快的 问题是路径不合理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现在银行的盈利,大家看着很眼红,上市公司一半的利润都是银行赚的,那我们也要看到他是用了一百万亿的资产来赚这两万亿,稍微有所闪失,那么这两万亿要赔掉也是比较快。他的效率低,所以会出现资产质量的问题。假如说出现了坏账,假如现在用短期的资金去做长期的这种配对出现了问题,本来这个项目这样做下去是能赚钱的,但是后面的锅盖盖不上了,这样就会出现问题。就像我来咱们这做节目一样,开车来是一种路子,坐公共汽车来是一种路子,如果我为了省钱老是坐公共汽车来,中间有可能某个阶段公共汽车跟不上了,这种省钱就要出问题。机制上面的改革,就是你要把定价权给他,你要让市场化的定价体系。

这些项目往往是有来头的,你需要去协调,要主动配合的,但市场上面真正缺钱的,比如说中小企业,你可能又给不上,另外给上了以后,你需要有相应的风险匹配,就是说这个企业小,它可能风险大一点,那我需要在回报上有一个对应,但是现在利率市场化又没给出来,所以我们看到银行现在的这种被动,有改革之后的导致的,有需要绕一圈才能绕过去这样造成的,那么你既然是要绕一圈,但效率就会低,而且中间就可能绕不过去的时候你就会出现问题,所以目前我觉得总量是不够的,转速也是快的,问题是路径不合理。

连平:银行间市场的融资成本上升了 会增加实体经济社会融资成本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因为银行业市场利率这么高,短期当中回报很高,这些资金都容易流到这个方面来,这样对其它市场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如果持续时间长的话,几个月或者更长一点的话,可能对实体经济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因为实体经济要融资,融资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就是银行间市场,它的融资成本上升了,会通过商业银行以及其它非银行金融机构,可能把融资成本上升这种压力逐步传导到实体经济,所以会增加实体经济社会融资成本。

张鸿:我们的更高层要咬住牙忍一段时间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觉得一些商业性比较强的中小银行,可能过去几年的步子迈的有点大,所以包括股市的反应,你看哪些银行跌的比较厉害?但是连平老师说的这个影响恰恰是就是我们央行(“央妈”),她需要考虑的,就是一定会带来这个结果,就是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高了。刚才我们小片已经说了,说现在都给你那么高的利率了,他再贷出去不是还得更高吗?是不是?所以现在中小企业可能第一贷款会更难,第二,贷款的这个成本会更高,那可能压力会更大,那我们整个宏观,这就不光是“央妈”的事了,包括我们更高层能不能咬住牙,就是忍痛疼一段时间,把这个压后可能变成更大的危机时逐渐化解。

林耘:现在是一个主动的压力测试 央行有备而来会坚持到底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第一,我们现在是一个主动的压力测试,离这个问题真正暴露不可收拾还远,所以央行一次是有备而来,而且是必须坚持到底。第二,从破局的角度来讲,办法会非常的多,包括银行体系内部的一个理顺,包括通过资本市场,比如说把直接融资给发展起来,不是每笔钱或者多数钱都是通过银行去绕这么一圈,那么就会有相当好的一个帮助,就是说把这个债市给发展起来,把股市给搞好一点,这样通过直接融资这样来做。如果说要倒的话,当然谁的杠杆率高,谁容易倒,谁的运行效率低,谁容易倒。以前我们都比较习惯这个平稳的过渡,包括改革,我们都希望平平稳稳,就是少流血,少流汗,但这一次如果真的要动到银行体系,让他有一个明显的提升,必须有人会流血,而且局部会出现……

郑州医院专家为您介绍前列腺炎会引起射精疼痛吗

喜讯我院田士英医生荣登中国医药技术百名专家名录

经常失眠会不会对白癜风造成影响

甲亢患者常用的治疗方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