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层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双层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想搭建创业平台卡位物联网之战

发布时间:2020-01-15 01:48:00 阅读: 来源:双层玻璃杯厂家

151

张昊

7月24日,联想集团推出了一个互联网创业平台——NBD(New Busi-ness Development新业务拓展)。按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旭东的描述,它将是联想在物联网业务上的主力军。

NBD的第一批产品包括智能眼镜 (newglass)、智能空气净化器(newair)和智能路由器(newWiFi)。它们都是由联想和合作伙伴联合完成的,比如在平台的第一个项目——智能路由器上,合作方谛听科技提供了路由器的智能操作系统,而包括云服务、硬件和售后服务等则由联想负责。“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道理很简单,物联网时代会出现非常多的产品机会,但联想根本没有能力全都做。”陈旭东说,“而这是个互联网知识与资源共享的时代,社会各个领域不断涌现出来自民间的创新力量。”

也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时代特征,此前联想的高管在公开谈及可穿戴式设备以及智能硬件时,都是持观望的态度。“联想并不急于进入可穿戴设备市场。”联想中国区大客户事业部成熟行业总经理刘征在去年底接受采访时称,“业界并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大多是前瞻性的技术研究,虽然联想在这方面的研究一直在持续,但想将其运用到实际场景中,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今年初,在联想搭建NBD的过程中,并没有制定非常完整的计划。“你问我中长期的计划,我连明年做什么都不那么清楚,这个行业变化实在太快了。”联想新业务拓展部总经理白欲立称,他正是NBD的负责人。

舍弃“过去”

实际上,包括联想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内的联想高管们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评估联想在智能硬件领域的优劣势。要不要做早就不是问题,“现在云服务集团总裁贺志强原来是我们的研究院院长,十几年前他就预言下一个计算设备就是手机,而现在他觉得再下一个就是像智能眼镜这样的产品。”陈旭东说。

今年4月的誓师大会上,杨元庆在对联想未来的产品布局规划中还特意提到了可穿戴设备:“PC市场的竞争对手基本退出了角逐,联想拥有一定的产业话语权,在这一夕阳产业把利润做高,成为公司的现金牛。PC贡献的利润去哺育未来业务,包括智能手机、智能电视和可穿戴设备等。”

联想内部都认为一定要占领这个制高点,尤其是在技术层面,因为这个领域还没有出现完全的领先者,联想是有机会在技术层面给自己争取市场优势的。但难点显而易见,未来的物联网时代会是一个终端“爆炸”的时代,联想根本没有能力去覆盖所有的领域。

“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想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做这件事。”陈旭东说,“其实我们反思iPhone的成功正是因为它构建了一个生态系统,我们也认为不能简单地只考虑去做一个硬件,它应该就是一个软件、硬件和互联网服务整合在一起的生态链。”

NBD就是带着这样一个任务成立的,白欲立双线汇报给陈旭东和贺志强。陈旭东并没有给他压任务,“我们这个平台绝对不能以量取胜,它应该做到发布的每一款产品都能让人眼前一亮,一定是在技术方面有领先优势。所以,我们不会一味地去做廉价的产品,那不是这个平台该做的事。”

因此,NBD成了联想内部绝对的“特区”。这实际上比联想在2011年初成立的MIDH(移动互联和数字家庭业务集团)更彻底,那时候联想为了做好智能手机业务,所有的资源都向MIDH倾斜。但NBD是从逻辑上与老联想“一刀两断”,“每个项目都不一样,合作的方式也非常灵活。联想可以参股,可以跟合作伙伴成立合资公司,还包括成立项目组联合开发。我们完全颠覆,舍弃了联想以前做PC的经验。”陈旭东说。

陈旭东要求白欲立迅速地把部门搭建起来,“给了他们一个大框架,公司资源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就自己去外部找。我总是认为一开始就把整个过程设计好,那就是成熟业务,不是新业务了。”“说实话,我得不停地去"刷脸",去争取内部资源。旭东让我们自己去找,实在不行的话,他才会帮我们去协调,这完全就是一个创业公司的节奏。”白欲立说。

现在NBD有十三个员工,除了原来做传统业务的,白欲立又招来了一些不同背景的人,使得这个团队覆盖了从软件、硬件、用户运维、云服务、开发,到前端的销售整个过程。但联想内部有成倍的人在支持着NBD,比如OTT(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服务)项目管理就是由PC业务集团相应的项目管理部门来做的,IT设计则大部分是由IDC(创新设计中心)团队完成的。

白欲立急需把整个合作流程捋顺,毕竟现在只有三款产品,而到了明年,NBD同时在运营的项目也许会有数十款,这将极大地考验整个NBD的运营效率。“后期要尽快地去跟各个部门的同事座谈,把一些工作的流程固化下来,让它做得更高效和流畅。”白欲立说。

聚焦智慧

实际上,包括京东、苏宁、百度,甚至是中国电信,都在抢夺智能硬件领域的合作伙伴,各家的商业模式不同,但核心点一直在围绕着这群被称为“创客”的年轻人。

NBD所构建的生态系统中,一个非常显性的载体就是专属的网站。它由三个模块组成,包括产品、销售和社区,尤其是社区,联想希望聚集一群对智能硬件感兴趣的“创客”,让他们在论坛里谈论最新的技术、趋势,更重要的是,一起探讨如何开发更酷的产品。

为了做这件事,联想其实已经预热了很久。从前两年开始,联想就开始普及创客文化,它几乎是IT行业在这个领域最积极的公司,为此他们还组织了一系列的市场活动给创客们提供各种类型的帮助。

今年1月,联想举办了首届创客大赛的跨年展,此前3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吸引了5万余名创客以及近10万件作品。联想一开始就设定了一些变现渠道,初创团队的产品一旦获得认可,就会被拿到淘宝上进行众筹。

这其实跟之后成立的NBD的理念并无太大差异,只是NBD能提供的服务是升级版的。联想会开放自己的软硬件开发、市场、渠道、服务等资源,“我们希望把合作伙伴已经有的技术注入到这个平台上,然后快速地产品化,供应链整合,以最快的速度推向市场。”在陈旭东看来,物联网时代就是要及时地响应市场需求,整个节奏都要比PC和手机快得多。“但很多创业者不得不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公司日常运营上,如果我们帮他们解决好这些问题,他们就可以在产品上更用心。”

但联想也不是所有的领域都做,“在挑选产品时,还是希望跟整个集团的战略方向接近。”陈旭东也并不否认在诸如智能眼镜这样的热门产品上,联想也在自己研发产品。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刘军就曾透露过摩托罗拉发布的360智能手表,在联想完成收购摩托罗拉之后就有可能进入中国。而在今年3月的世界通信展上,他更是向在场记者展示了联想自己研发的智能眼镜产品。

“我们跟合作伙伴说得很清楚。之所以跟他们合作是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技术。如果这个技术已经存在了,联想只要入股就好了,再去研究就是重复投资了。对未来的探索上,大家是各走各的,非常明确,我们才不会去找几家公司去内部PK。”陈旭东说,“这是两条线,之所以还要自己做,就是因为我们要确保对核心技术有足够的掌控力。”

至少合作伙伴对联想的这种模式是接受的,特别是云服务上,联想投入的资源是不可想象的。像New-glass智能眼镜就基于云做出了很多虚拟增强现实的功能,这都是他们认为中国可以打败谷歌眼镜的武器。

白欲立也在鼓励合作伙伴都去关注差异化的服务,在他看来,未来智能硬件是可以通过流量变现的,而不仅仅是卖硬件,“智能硬件销售之后,我们跟客户的关系刚刚确立,以后还有持续的盈利,这会改变我们的盈利模式。”

陈旭东拒绝向本报记者透露对NBD的目标预期,“今年只要把这三款产品做好就行了,关键是生态系统,我们更在意联想在“创客”那个族群中是个什么形象。”

(责任编辑:HN027)

预约挂号有哪些

名医汇

海外就医价格

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