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层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双层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巴联手争取定价权大豆利润再分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41:10 阅读: 来源:双层玻璃杯厂家

中巴联手争取定价权 大豆利润再分配

如果有足够的风险对冲机制,如果中巴可以直接进行贸易,那么这200亿元的差价就可以在中国与巴西之间重新分割。  9月10日,朱玉辰和雷纳多·吉尼斯·君凯在大连签字。  分别作为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和巴西期货交易所理事会副主席的朱玉辰和君凯签署了两个期货交易所的第一份合作谅解备忘录,这个备忘录将改变中国——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从遥远的南美种植场舶来大豆的途径,数百亿元的利润蛋糕将因此被重新切割。  中巴联手定价?  朱玉辰在当日举行的签字仪式上说,希望两所能够以此为契机,建立“更加紧密、更富有建设性”的合作关系。  据本报记者向大商所了解,在备忘录的基础上,大商所和巴西期货交易所还将就大豆期货合约的合约标准的制定,以及交割等方面合作的可能性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对这一备忘录的签订,巴西显得更为迫切。  2004年5月,巴西期货交易所理事长和总裁就造访了大商所,与大商所高层就双方开展合作及未来签署合作协议等事宜进行了交流。巴西农业协会随后也两次致信大商所,并且通过中国前往巴西考察的贸易商向大商所传递信息,希望在大豆期货方面开展合作。  巴西方面的想法显然正中大商所的下怀。  朱玉辰说,巴西与中国同为重要大豆主产国,近年来中国与南美大豆主产国的大豆贸易日益活跃,南美大豆已经成为中国大豆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商所拟推出的黄大豆2号合约中,就充分考虑了南美大豆参与交割的问题。  于是,在这种“双赢”的驱动下,大商所与巴西期货交易所顺利地坐在了签字台前。  巴西期货交易所强烈希望与大商所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可能是为了尽快激活其大豆期货合约的交易。  黑龙江农垦九三油脂集团总经理田仁礼近期刚刚从巴西考察回来。他说,相对于巴西大豆近6000万吨的年产量,其大豆期货合约的交易非常冷淡。“投机性交易非常少,基本上成了一个贸易商交割货物的远期合约市场了。”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国际市场上的大豆定价中心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国际大豆贸易合同的价格多根据CBOT的期货合约价格来确定。  然而,没有人愿意将自己拳头产品的定价权放在别人手里。巴西也不例外。  田仁礼认为,如果大连开出黄大豆2号期货合约,而且与巴西密切合作,双方就对大豆拥有较大的定价权。  “首先,中国榨油商可以按照市场价格在巴西签订大豆采购合同,同时在大连反向抛出远期合约进行套期保值,从而锁定成本,降低风险。而巴西豆农也可以在签订卖出合同的同时在巴西期货交易所进行套期保值。”这样,大商所和巴西期交所的大豆期货合约的交易必然会活跃起来。  更为重要的是,中巴双方将由此获得在大豆贸易中相当的定价权。中、巴对此如此重视的原因是,在现有的大豆国际贸易中,中国和巴西在利益上都受到了相当的侵害,而最大的受益者乃是美国。  而这一情况的形成,则是由国际市场上的贸易格局来决定的。  24亿美元的潜在收益  田仁礼说,巴西事实上是向中国出口大豆最多的国家:2003年中国进口大豆2074万吨,来自巴西的数量在1200万吨以上。但是,中国从巴西直接进口的大豆却很少,主要是通过邦吉、ADM、嘉吉等五大大豆贸易商进口。而这五家公司都是美国公司。  这五家公司控制了绝大多数巴西大豆的国际贸易。一个佐证是,中国一度封杀了23家企业出口巴西大豆至中国境内资格,而这23家企业全是在美国注册的企业。  美国贸易商控制巴西大豆贸易的方法是,从大豆生产的源头开始控制。  巴西大豆生产商都是各地的大农场主,拥有巨量土地资源却缺少资金。美国贸易商以这些农场主的土地作为抵押,向农场主提供商业贷款,并要求这些农场主用于向美国商人高价购买种植大豆所需的生产资料,包括农具、种子、化肥在内。田仁礼称,这种商业贷款的年利率高达14.4%。  美国贸易商要求,巴西农场主以生产出来的大豆抵价偿还商业贷款,且这些用于还贷的大豆价格非常低,即使在CBOT大豆期货价格到了每吨400美元,中国进口价格达到每吨4300元的时候,美国贸易商购买巴西大豆的价格也在每吨200美元以下。  在通过这些手段控制了巴西绝大多数的大豆生产之后,这些巴西大豆被运至美国港口,以五大贸易商为代表的美国贸易商将这些巴西大豆转运至世界各地,以高昂的价格销售到世界各地,其中最多的就是中国。  美国贸易商向巴西高价销售生产资料,获取高额的贷款利率,以及以低价收购巴西大豆,这些都是巴西的潜在损失。造成这些损失的主要原因就是,巴西大豆的生产命脉主要掌握在美国手中,可以说,巴西只是美国的大豆生产基地。  巴西希望能找到其他稳定的大豆销售渠道。田仁礼说,他在巴西了解到,巴西的生产商非常希望直接跟中国做生意。所以,巴西农业协会积极推动大商所和巴西期货交易所合作。  与巴西相比,中国在当前的贸易格局中付出的代价更加巨大,也就是说,如果中巴合作顺利,中国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  以2003年为例,进口到中国的巴西大豆1200万吨,巴西出口价格是200美元一吨,而中国进口的价格都在每吨3000元以上,最高达到每吨4300元,即使按照到岸价格每吨400美元计算,中巴之间的差价也达到了24亿美元,近200亿人民币。  由于美国贸易商的居间交易,这200亿元最终落入了美国贸易商的口袋。  而导致目前中巴之间无法直接贸易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缺乏一个足够安全的机制来降低贸易中的风险。  田仁礼指出,现在巴西生产商之所以不跟中国企业直接交易,是因为难以对冲中国企业违约的风险,而这一风险因今年上半年中国压榨企业违约频发而明显加大,所以只得与美国贸易商交易,去芝加哥对冲风险。  而中国企业也因为没办法对冲原料进口的风险,不得不选择五大贸易商这样市场信誉良好的企业,不得不承担更高的价格。  如果大商所尽快推出黄大豆2号合约,如果有足够的风险对冲机制,如果中巴可以直接进行贸易,那么这200亿元的差价就可以在中国与巴西之间重新分割。  9月10日这一备忘录的签署,使得这块蛋糕重新切割的日子越来越近。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中巴合作良好,获得的利益可能远远不止数百亿元。

精灵王内购破解版

兰空voez无限key破解版

一剑成仙九游版

暴漫群英传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