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层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双层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运营商布局移动互联网集体转身基地模式

发布时间:2021-01-21 05:41:26 阅读: 来源:双层玻璃杯厂家

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似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智能手机似乎已经无所不能。来自摩根士丹利的报告预测,智能手机将在2012年超越全球PC市场规模,而移动互联网用户也将在2014年中旬赶超桌面互联网在全球的用户数。而运营商也发现,在移动互联网产业中,自己不再是产业链和利益链条的主导者,互联网巨头正在将已经成型的互联网版图迁移至手机上,并将运营商逼到了“管道提供者”的角落中。对此,国内三家运营商纷纷建立业务基地,期望聚拢大量的第三方合作者,搭建具备主导权的业务平台。

“管道化”之痛

对于运营商陷入网络业务“管道化”的争论其实早在传统互联网时代就已经开始了。在传统互联网时代,中国电信等运营商投入巨资建设了网络,最终催生出新浪、腾讯等诸多互联网巨头,而中国电信最终只收取少量的网络使用费,运营商在互联网时代被完全边缘化了。

而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运营商面临的“管道化”威胁则更为严峻了。类似APP的应用程序的大量出现丰富了移动互联网体验,用户从最初的文字浏览已逐渐延伸至现在的媒体社交、电子商务、游戏等众多领域。用户的人均数据流量随之攀升,这也带动了运营商的数据业务营收,但是,运营商更加看到,那些风头正旺的P2P应用、IM应用正在耗费大量的移动宽带资源,而运营商换得的仅是微薄的流量费用。

布局移动互联网

“我们不想沦为‘管道’。”王建宙的表态代表了运营商的共同心声,在即将出现的庞大市场面前,运营商绝不满意仅仅通过管道的方式攫取其中微乎其微的份额。因此,三家电信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布局,其实已经在或明或暗地展开,这也意味着三家运营商在另一个领域的竞争又拉开了大幕。

作为布局移动互联网最开始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三大运营商目前均推出了各自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商店,并给予应用开发商70%的销售收入分成。对此,一位正在为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开发移动互联网应用的人士介绍,以往和运营商合作的SP,只能拿到分成30%左右,最多50%;目前三大运营商却给移动互联网应用开发商开出“三七分成”的优惠政策,足以说明这一领域的竞争态势。

易观国际分析认为,三大运营商推出应用商店一是利用开放共赢的商业模式,整合移动互联网产业链,强化竞争力;二是通过满足智能手机应用产品或服务的需求,全面进军移动互联网市场。

集体转身基地模式

移动互联时代应用为王,应用创新层出不穷,为用户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但对于身份为通信运营者的运营商而言,应用服务的开发与创新,仍然是其竞争,尤其是3G竞争的短板,而基地模式则是运营商现有运营模式的有利完善。

继2005年中国移动率先在四川成立无线音乐基地后,基地模式不断推广。目前中国移动已成立手机视频、位置服务、电子商务、互联网、手机阅读、手机游戏及12580、手机动漫、物联网等九大基地。以厦门的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为例,目前该基地内容合作伙伴达375家,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副总经理曾达峰介绍,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基地实现收入9000万,预计到今年年底,动漫基地将实现收入3亿元。

另一家运营商中国电信在基地建设上也加快步伐,据悉,中国电信的八大业务基地将陆续开启独立的公司化运作,力求最终实现分批上市,未来这些基地的命运和前途将完全交由市场决定。中国电信旗下天翼视讯与华谊兄弟也于近日宣布,双方将合作打造微电影频道平台,在“微电影”产业方面展开全面合作。中国联通方面,目前已建成中央音乐基地、手机阅读基地和应用商店基地。

当苹果运用世界上最精简的一种零售业务模式——手机体验店而大获成功时,国内手机厂商按捺不住兴奋,也开始纷纷布局。

“今年的目标是开200家店。”深圳卓普通讯设备有限公司的运营总经理袁小枫4月份接受采访时说,而那时候距离其第一家店开业还不到10天。但对比起开业时的门庭若市,记者在近日采访时发现,随着智能手机厂商的新来者不断增多,作为渠道之一的体验店模式竞争尤为激烈。“现在的客流量明显比刚开始的时候少了。”卓普华强北店的一名员工对记者说。

“类苹果”模式看上去简单,但实际上跑得太快也有可能绊着脚。金立手机副总裁卢伟冰对记者表示,体验店的核心是单店盈利,而单店盈利的核心是单店的产品销售量以及相关收入(配件、增值等)。所以体验店从消费群、产品结构到店面选址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一蹴而就。

“体验店的费用主要为房租、人员成本,日常运营和装修(一次性投入),收入为手机的零售机、配件收入、运营商的佣金和话费分成收入。”卢伟冰对记者表示。

酷派市场负责人李旭青则对记者表示,以华强北为例,100平方米以上的店铺开店的成本几乎都在两三百万的级别,而国内大大小小叫做“体验店”的手机厂商已经有几百家。

事实上,即便是苹果的品牌授权商,也并不会因为苹果产品在全球的热销而获得更多的利润,相反,因为要承担终端所有的费用,日子曾经过得相当艰难。通常,开设一家苹果专卖店的装修花费需要5万到10万美元,加上租金和劳力成本,前期投入在四五百万元人民币以上。手机连锁卖场迪信通曾经在北京开设了五家苹果专卖店,但最终选择退出。

“苹果产品所能带来的利润也极其有限,体验店必须想更多的办法增加单店的利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苹果经销商向记者抱怨,8%的利润有时候还抵不过铺租的成本,铺租的成本有时候占到了9%。“实际上在整个授权店铺中,平均在售的200个品类里,耳机和手机壳的销量是最大的。”在他看来,体验店更多的需要授权商自己“出谋划策”,对大多数拥有苹果品牌的经销商来说,它们只拥有产品,苹果并没有提供更多的所谓的销售技巧,对市场和销售的管控都需要自行建立相应的体系。

“从成本角度,手机自身成本的降低也为推广和销售腾出了空间。”电子元器件及方案提供商科通集团旗下的电子商务平台科通芯城执行副总裁朱继志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厂商的硬件成本价格,可以控制在300元以内,低端智能机的成本价格在500元,这样卖1000元的话就有一半的毛利,但把店面成本算进去的话,也刚好是盈亏平衡。

在李旭青看来,体验店需要承担很重的销售任务,如果销售成绩能够上去,单店的利润就有保证。“酷派过去以专柜的形式开店,华强北单店的亏损额在20%左右,但现在体验店的形式还能让公司略有盈利。”他表示,酷派的高端产品线中,1500元以上价位的产品为盈利的主要来源,尽量控制低价位产品的推出,“酷派在800元以下的智能机占比较小,在千元智能机市场,必须通过规模效应解决盈利问题,酷派如8150、7260等多款产品销量突破百万。”

李旭青认为,从成本的角度来看,如果单从体验的单一功能出发,体验店的建设成本是相当高的,根据店面面积大小以及位置的繁华程度,从100万到数百万不等,“但是酷派体验店的功能结合了销售、体验、售后为一体,所以酷派的体验店都是具有自我盈利能力的。”他认为,目前国内一些体验店的面积只有20多平方米,在业内并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体验店形式,但对于缓解成本压力,这种初级形态的店铺也是一种过渡方式。

而在卢伟冰看来,与渠道商建立“利益共同体”从一定意义上也能够缓解体验店形式带来的成本压力。目前金立的社会渠道建设分为三种形式,一种是金立直供零售商,包括手机专营店、连锁店、家电卖场、数码卖场,另外是金立与零售商合作旗舰店,最后一种是金立专营店。

“对消费人群进行细分,满足其特定需求,提供最佳的用户和服务,体现并实现品牌附加值。同时发挥强大的线下服务优势,全国5万个专区和销售人员都可以提供面对面的服务。”卢伟冰说。

战舰风云

莽荒界最新版

手机买彩票的正规app

噢咿噢梦之起点最新版